花3000日元上一堂急救课我学到了什么

花3000日元上的一堂急救课

发于2019.12.16总第928期《中国新闻周刊》

这真是别开生面的讲座,收获非常大。讲师还专门为我播放了一段关于“AED 在中国的应用”的视频:上海马拉松有人现场晕倒,现场急救人员施救成功。“最重要的一点,是真的看到有人倒下后,你敢于走上前去施救。”讲师最后总结道。

1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进一步强化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的意见》,对查封、变价、发还、间接执行措施等多个执行环节如何贯彻善意执行精神进行了细化和强调。“所谓善意执行,即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同时,最大限度减少对被执行人权益影响,”鲍慧民强调,“善意执行和依法执行的关系非常密切,两者的目标是一致的,最终都是为了规范执行行为,合理保护各方当事人的权益,善意执行并不意味着强制执行的弱化。”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46期

我要参加的培训,主要是三部分内容:心肺复苏(按压)、人工呼吸和AED 的使用。讲师先做讲解,然后是挨个动作练习。

在日本,急救技能是驾校必考科目,相当于我们这里的科目一,是每个人都要过关的。黑川和田中女士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早就被培训过好几次了。黑川在读小学的时候参加了柔道社团,有一个同学在练习柔道时心脏骤停,老师即时施救,学生转危为安。那是黑川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急救场面。

以前有一个疑问,就是做按压的时候会不会把病人的肋骨按断?讲师否认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他让我用力按压塑胶人体模型,感受胸部被按下去的幅度。他解释,如果一个正常人被这样按压,可能会非常难受,但是心脏停跳的人不会有这个感觉,而且身体会像这个模型一样柔软。破除掉这样的担心,才知道按压需要体力。快速按压,人很快就会两臂无力,所以最好是两个人轮流进行。在交接班的时候要进行倒计时数数,以有序衔接。

接下来讲师为我安排了全过程模拟。房间的三面墙都变成了投影,我瞬间感觉置身于车水马龙的马路中,明知躺在那里的是一个模型,仍变得紧张。确认周围的环境和自身安全,感受“病人”的呼吸(模型当然没有呼吸)后,我大声呼喊黑川女士:“快去拿AED !”又告诉田中小姐:“快打急救电话!”然后开始按压模型的胸部。讲师喊着数字,规范着我的节奏。周围人声、车声和救护车的声音不断,场面一度有点混乱。

所以,我就报名参加了一个AED 培训,交了3000 日元。心中多少有点嫌贵,之前参加的讲座才收费1000 日元,这三倍的价格是不是太夸张了?

(央视记者 刘骁骞)

人工呼吸更需要技巧。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即便是有勇气嘴对嘴,也可能吹不进气。要诀是要用嘴完全含住对方的嘴唇,就像测量肺活量那样操作,这对人绝对是一个考验。细致而讲卫生的日本人早就想好了对策:他们发明了专门用来进行人工呼吸的“奶嘴”,一端塞进患者口中,操作起来就容易多了。这个“人工呼吸器”倒不用随身携带,一般的AED,打开盒子就有。

自2016年以来,中国法院全力攻坚“执行难”问题。上海被中国官方确定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重点推进地区之一。

去东京市杉并区体育馆考察老年人运动的时候,看到很多AED(自动体外除颤仪)急救设备。负责接待的老师很自豪地拿出一张“救命技能认定证”给我看,说这里每个工作人员都有这个证。

科莫同时宣布,该州禁止一个机构内超过50%的员工外出工作,除非是必要岗位,如食品业,医疗服务业,交通业等。

培训中心看起来很像一个实验室,里面有各种塑胶人体模型。基金会的黑川女士已经先期抵达,正在和培训师交流。今天参加培训的只有我一人,一对一辅导,超级VIP 待遇了。

相比之下,看上去最复杂的AED,其实用起来倒最简单。因为AED 都有语音播报,打开开关,会提示你每一步怎么做。操作AED 的关键是,自己千万别触电。“否则,需要被电击的就是你了。”讲师开玩笑说。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法院共执结案件15.1万件,执行到位金额261.4亿元,同比分别上升19.4%和11.7%;共打击拒执犯罪39例,司法拘留1094人,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9.5万条,限制出境2066人次。

上海高院方面透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人民法院)执行质效分析系统中,上海的法定期限内结案率、结案平均用时等指标居中国大陆法院第一。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上海高院表示,下一步,上海法院将继续依法规范执行,加大执行力度,并贯彻善意文明执行的理念,维护执行权威和司法公信力,进一步完善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大格局,提升现代科技的深度应用,向着切实解决“执行难”目标迈进。(完)

上海高院执行局局长鲍慧民表示,2019年,上海法院源头综合治理“执行难”大格局不断完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进一步落地实施。与此同时,执行联动、执行协作方面也取得新进展。

据说全日本已经配备50 多万台AED,在地铁、体育馆等公共场所,AED 随处可见。我在东京站就看到一次急救场面,病人平躺在地上,工作人员在操作AED,另一个工作人员维持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