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权益爆款 推出新人尚未“满月”兴业基金长期“重债轻股”弊端显现

作为规模排名在24位的基金公司,兴业基金今年在权益产品上表现平平,年内尽然没有一只权益产品发行达到爆款标准,更为重要的是,权益类产品整体业绩表现还不乐观,这一点与公司长期“重债轻股”的投资理念有关,导致权益基金经理缺乏竞争力。

2020年的权益爆款大战将近尾声,对于尚未能在年内有爆款出炉的公募来说,抓紧时间发行产品似乎就是它们惟一的选择,近期正在积极发行权益产品的兴业基金就是其中之一。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兴业基金在内地基金公司规模排名中位居第24位,是前三十位头部公募中极少数在年内没有出现权益类产品发行爆款的公募。

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团队星光暗淡 

单纯从在管产品的数量来看,兴业基金主动权益团队中目前的一哥应该是刘方旭,虽然其管理的5只产品中有两只已经累计任职回报翻倍,但问题同样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是某种程度上存在叫好不叫座的情况,即便是两只任职回报出现翻番的产品,今年三季度末的规模也分别仅为1.69亿元和3.93亿元;其次就今年的结构性牛市而言,刘方旭所管产品的业绩分化明显,首尾产品的业绩差距超过了45%。所管理的产品,不仅有单一重仓科技股的基金,也有包括国企改革这样以蓝筹标的为主的产品,在某种程度上或许说明刘方旭的投资风格棱角并不鲜明。

但是,在这种名不副实的前提下,兴业似乎是以一种取巧的方式来绕道拥抱二级市场的热门板块,考虑到两只产品的规模普遍不大,这种改变主题的抱团操作还是在今年有所收效。但是,值得担忧的也正是这种袖珍盘的状态下的单一重仓,一旦抱团行业出现高位调整机构竞相出逃,则两只产品的单一重仓或许会引发净值大幅波动。以兴业安保优选为例,该基金在近一周净值就下跌了2.04%, 同类排名退居下游。

除去上述因素外,叠加考虑到今年此前所发两只主动权益未能成功跻身爆款行业,于是公司在年内所剩时间无几的前提下, 将第三只主动权益的新品让新人邹慧挂帅。但是,根据公募素来的情况, 新品发行中基金经理的名气与过往业绩往往起到决定性作用。天天基金网显示,邹慧曾在东方证券出任过首席策略分析师和股权投资部的投资总监,而东方证券素来在投资圈中声名远播,这一背景因素或许是让兴业基金愿意冒险尝试的逻辑所在吧!

除去规模和基金经理的问题外,兴业基金另一大问题就是主动权益类产品线的布局问题。从年内新发的三只产品来看,无论是本周结募的兴业研究精选还是稍早前募集成立的兴业优势产业和兴业睿进,基本都属于全市场覆盖的基金类型。

新上任基金经理迅速上位“带货”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今年春节是近8年来最早的农历新年,元旦、春节接踵来到,喜庆氛围浓上加浓,努力做好春运工作,就能让春节更加温馨,社会更加和谐,为春节增添无穷魅力。

聚焦两只主题基金产品国企改革和安保优选,《红周刊》记者发现两只基金的投资约定相去甚远:国企改革是精选国企改革主题的相关证券进行投资,而安保优选则是重点投资于与安保优选主题相关行业的上市公司,两只基金的现任基金经理均是刘方旭一人。从相关的重仓股来看,记者发现两只基金都存在着程度不一的风格漂移:国企改革的重仓基本是以消费为主的核心资产一统天下的画卷,三季度时基金经理对中国中免、五粮液(000858)和贵州茅台持仓占比均突破8%,而安保优选则是悉数重仓科技成长类的小盘风格股票,例如歌尔股份今年一直保持在前三季度重仓股的前三位。从各自选择重仓股的角度,表面看似乎无可苛责。

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基金官网资料显示,兴业基金目前在发的新基金产品为兴业研究精选混合,该基金的发行期预定是从11月9日到11月20日,拟任基金经理为邹慧。邹慧自2018年3月加入兴业基金后,目前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仅为18天,属于在公募行业里初出茅庐的“新人”。

进一步需要关注的是公司整体严重倾斜的产品结构:根据基金的三季报,仅仅三只货币基金兴业安润B、兴业稳天盈货币B、兴业鑫天盈B的合计规模就达到了大约940亿份,几乎占据了公司规模的半壁江山,似乎公司也还在走传统的靠货基充规模的老路。在外界看来,由于整体固收的规模庞大,兴业基金的发展似乎一直给人“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印象,但是权益类产品的发展“从上到下”已经是大势所趋,即便是靠余额宝衣食无忧的天弘基金都在极力谋求权益类产品的突破,兴业基金发展重心的转移似乎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做好春运,通行更加安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安全是最大诉求和第一要素。几十亿人次的春运,安全绝对是最该重视的环节。很多地方交通、运输部门为了有效预防和减少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开展丰富多样的交通安全宣传活动,营造平安春运氛围,及时发布高峰预报和气象预警,积极采取交通管控、车辆分流等项措施应对恶劣天气,呼吁网友传递交通安全常识分享出行信息,为平安春运尽力尽为。

春运不啻是春节的哨音、春节的前奏,是春节的打开方式。春运开启,似乎就加快了春节到来的步伐,激发了人们的归心和乡愁。不管是旅居海外的游子,还是外出打工的人员,此刻都会把目光望向故乡、望向父母,滋生出团聚的强烈诉求,这就是四面八方形成春运大潮的根本原因。

分析背后原因,主动权益类规模的尴尬处境和基金业绩的疲软是直接相关的。Wind数据显示,除去两只权益类基金年内的涨幅超过50%以外,其余多数主动权益类基金年内的涨幅仅在20%以内,尤其是灵活配置型基金兴业聚丰的年内净值增长率仅为1.84%。同样,兴业聚鑫今年的净值增长率也只有12.53%;而在非“聚”字开头的主动权益类产品中,兴业成长动力年内最新的净值增长率也仅有15%左右。

再从存续的权益类产品来看,目前公司存续的权益类基金规模堪忧,单只规模均不到10亿,其中,规模暂居首位的兴业聚盈的规模仅为9.25亿份。若将A/C两类份额拆分开统计,则规模不到2亿份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约为8只,这其中,兴业安保优选的规模仅约为0.77亿份,排在公司存续主动权益类产品的末位。对比来看,公司的债券类产品规模基本上都维持在10亿份以上,尤其是三只货币型基金的规模,更是超过了200亿份,成为公司全部公募产品规模的“中流砥柱”。

首先从新发基金角度来看,《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兴业基金今年以来虽然发行成立了多只产品,但主动权益类基金却仅有3只。其中,兴业优势产业的两类份额为5.87亿份,而兴业睿进虽然相对较好,但两类份额35亿份的合计规模离通常50亿的爆款门槛仍有一定差距。相比来看,公司固收类新品却发行了多只,尤其是今年7月中旬成立的兴业稳泰66个月定开,还成为年内发行的新品矩阵中的惟一爆款,募集份额高达79亿左右。

Wind资讯表明,截至今年3季度末,兴业基金的总资产虽然在一众基金公司排名第24位,但其非货币资产规模却排在了第28位,较上一季度末的规模情况排名后退了两位,这种情况说明,公司在爆款权益时代的发展遭遇到了一定挫折。

春节是中国最为隆重、最为热烈、最为喜庆的传统节日。隆重,体现在它有庄重的祭祀礼仪;热烈,表现在民间各种习俗的竞相亮相;喜庆,从人们脸上的笑靥、身上的新衣、商场的繁荣、街头的人流、饭店的拥挤以及神州大地氤氲弥漫的浓郁氛围中就能感知得到。其实,一年一度的中国春运,已经对春节的凝聚力、感召力做了最为鲜活生动的诠释。

春运规模之大、人数之多,牵扯之广、投入之多,注定它是一个民心工程。春运涉及亿万人的切身利益,一头连着党和政府,一头连着人民群众。回应人民的热切期盼,满足人民的出行需求,让他们走得了、走得好,走得安全、走得满意,就是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就是民有所盼、我有所为。做好春运,绝不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

(总台央视记者 王宇 吴经伟 )

即便我们拉长周期来看公司产品的年化收益指标,可发现存续也有一定年头的多数主动权益类产品依然不尽如人意。其中,年内涨幅垫底的兴业聚丰最新的年化收益约为5.07%,这一水平在同类的944只基金产品中排在第803位;兴业成长动力的年化收益为8.21%,在908只的同类基金产品中排在第571位。

当然,这种“创新”上的缺失或许也跟兴业基金权益类产品的清盘遭遇有关,毕竟作为不以权益见长的银行系公募来说,公司高层或许还是希望“小心驶得万年船”。10月30日,兴业基金发布公告称,兴业量化精选自10月31日起进入清算的程序,在同行公司中份量颇重的量化产品在兴业基金已经谢幕。

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指出:“兴业基金‘重债轻股’情况可能与该公司大股东为兴业银行有关。银行系的公募基金公司的发展基本以求稳为主,同时可以利用银行在固收领域的渠道壮大固收产品的规模。”

而审视兴业基金今年以前成立的主动权益类产品,记者发现其大体有如下两个特点:首先是“聚”字头的低风险系列占据了一定的比重,这也就造就了外界对公司权益追求偏稳健属性的印象;其次是对于一家在权益类产品领域积累不足的基金公司来说,原本或许应该在特色主题产品领域里寻求突破,但是目前兴业基金的这类产品仅有兴业国企改革和兴业安保优选两只,缺乏了机构通常抱团的医药、科技、白酒、新能源等主题,而这一类主题往往是去年以来首发新品时容易吸金的品种。

做好春运,初心照亮归途。刚刚结束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就是为了“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让初心如磐、使命在肩,时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及时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千家万户手中。30亿人次参与的春运,绝对需要初心的呵护。

在兴业研究精选混合发行之前,兴业基金年内还曾发行过两只权益类产品,但规模均有限。究其原因,与公司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存在明显的“重债轻股”理念有关,进而导致在今年权益大年中遭遇到发行瓶颈。

做好春运,服务周到暖心。为了应对学生流、务工流叠加情况,全国铁路节前安排旅客列车5275对,客运能力比去年增加7.7%,铁路电子客票基本覆盖高铁和城际铁路,旅客毋需换取纸质车票,直接通过刷手机或身份证就可进站乘车;所有旅客列车全面推广网络候补购票;众多新线路的开通,也为返乡旅客提供了更多更优的选择余地,而且铁路部门还推出了一系列价格优惠政策,扩大了票价优惠范围;有的地方打通春运“最后一公里”,把手提肩扛的旅客直接送到家门口。这些周到贴心的优质服务,传递出暖暖的温情。

据国务院新闻办9日上午举行的2020年春运新闻发布会透露,今年春运期间,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约30亿人次。其中道路客运超过24亿人次,与去年基本持平;铁路4.4亿人次,同比增长8%;民航7900万人次,同比增长8.4%;水运4500万人次,同比增长9.6%。这个数据,再次显证了春节无可抗拒的魅力。

虽然个体的原因差异并不相同,但是从整体情况看,《红周刊》记者发现,兴业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多数为低风险的灵活型基金,基金契约严格限定了股票仓位的占比,例如兴业聚丰在业绩基准中规定了沪深300指数收益率的占比仅为20%。当然也有情况并非完全如此的,如兴业成长动力的业绩比较基准是约定55%对标中证500指数收益率,可其在今年1季报时,基金的股票仓位还约为18.12%,二季报时已升至46.86%,三季报时升至91.03%。从仓位变化来看,基金经理对市场判断上可能有所偏颇。

兴业基金“重债轻股”问题亟待改变 

在公司整体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和业绩中庸的背后,其背后的实质问题是兴业基金的基金经理团队存在短板,就连曾经的年度状元腊博也在公司“重债轻股”的氛围中沉沦。

首先看腊博。2016年,当时由他所掌舵的兴业聚利凭借年度29.85%的净值增长率拿下年终状元,但彼时这顶状元的桂冠争议颇多,在当时那个泥沙俱下的特殊年份,该基金实际上是凭借着少投股票甚至空仓而幸运问鼎的。此后连续两年,该基金在二级市场走牛的行情中收益排名大幅后退,而腊博本人也于2018年9月10日卸任了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职务。

腊博所面临的问题只是兴业基金主动权益投资团队的一个缩影。目前,兴业基金管理主动权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大约有刘方旭、冯烜、高圣、腊博、邹慧等几人,其中任职时间最长的是冯烜,虽然其任职时间超过5年,但是目前所管理的4只产品在三季度末的规模仅为15.60亿元,同时几只产品的年内回报也在40%以内。

产品业绩表现不乐观 

兴业基金主动权益类产品规模堪忧 

从龙腾双益平衡基金的十大重仓股来看,基金经理基本上是以核心资产类的蓝筹底仓为主,在最近的四份基金季报中,贵州茅台和招商银行一直牢牢地占据着重仓股的前两位。但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首先是两大权重股年内涨幅有限,年内涨幅均不到50%;更为重要的是,在4成左右仓位的束缚下,基金经理对单一标的配比很难集中重配,三季报中头号重仓茅台(600519)配置比例为5.97%,基本上是基金契约的极值水平了,如此情况对基金净值的贡献是颇为有限的。

不过,天天基金网还显示,腊博目前所管理的兴业基金公司产品还有七只。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不仅有主动权益类的产品,同时也包括了多只债券型基金。就其中的权益类基金来看,《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兴业聚鑫、兴业聚盈和龙腾双益平衡三只基金契约设定问题, 其中设定股票部分占比稍高的是龙腾双益平衡,达40%,但基金三季报显示其股票仓位已经达到了43.36%,超过契约规定的权益部分比例上限。可即便如此,该基金目前年内最新的26.37%净值增长率也仅位居同类产品中游。

主动权益类产品线严重缺失 

综合来看,公司主动权益类产品布局上的瑕疵还是跟公司的发展策略相关。Wind资讯表明,兴业基金的两大股东分别是兴业银行和中海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但兴业银行的持股占比高达90% ,这一比例甚至高于工行对工银瑞信基金持股的比例80%,因此公司似乎也可以被看成是兴业银行独家控股的基金公司。“公司旗下的基金整体大约2000亿的规模中,来自大股东兴业银行的认购大约是600亿,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这一比重在内地的公募基金公司中较为罕见。”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如是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