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华人店铺门前自动提款机频繁被盗警方介入

中新网11月1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近日,纽约曼哈顿华埠辖区频繁出现自动取款机被盗案件,嫌犯以小团伙作案,开车、拆卸、放风……组织目的明确,两家华人商家门前的取款机遭窃;辖区市警五分局提醒周围商户留意。

警方表示,第一起案件发生在11月8日,位于麦地臣街的一家华人理发店前,三个男性嫌犯开着一辆休旅车到达作案地点后,先将附近一水果摊的木桌子当作支撑,把附近的照明灯先后拆除。

科创板已经开板一周年,科创板与硬科技重点涵盖的几大领域方向基本一致。加之今年国内外环境的变化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社会对科技的重视程度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重燃了资本对硬科技的信心和热情,科创板就是从宏观建构上将金融创新和科技创新统筹起来,硬科技在国家、资本、行业的助力下必将成为未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支撑力量。

可要求租赁企业经营规模与自有资金匹配

对于硬科技金融实验室的设立,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联席CEO米磊称,“金融是水,希望银行、信托、保险等金融机构和我们一起来灌溉我们的硬科技树,让硬科技企业茁壮成长,共建硬科技的创业雨林生态。这也是我们的使命,助力科技创新驱动发展,助推中国重返世界之巅!”

增加市场租赁房屋供应,建立租购并举住房制度

作为北京硬科技二期基金的LP之一,招商证券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王炳全在接受融中财经采访时表示,从今年开始,招商证券投行确定了使命:助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科创星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硬科技企业的投资,在这个行业里积累了丰富经验,对于科技成果转化摸索出一套比较成熟的模式。作为中科院旗下投资机构,中科创星在资源获取上也具备一定优势,此外,我们和李浩、米磊等接触下来发现,双方投资理念比较吻合。可以说,中科创星是招商银行投行天然的合作伙伴。”

“北京硬科技基金”是北京地区首支专注于硬科技投资领域的基金,该基金一期于去年关闭并实现超募,目前已投资项目56个(58次投资),其中来自中科院、高校的项目43个,占比76.79%,多个项目投后数月便进入下轮融资。

警方称,两起案件可能为同一伙人所为;警方呼吁民众看到形迹可疑者,立刻拨打止罪热线提供线索,消息来源绝对保密。(张晨)

“托管式租赁经营业务,即住房租赁企业在替他人管理财产,相当于金融机构里的资产管理。”楼建波提出,要防范住房租赁企业尤其是托管式租赁企业高风险经营,或可要求租赁企业经营规模应和自有资金相匹配。

另外,该省前4位感染者目前已痊愈,并解除了隔离。(央视记者 张森)

作为我国首部专门规范住房租赁的行政法规,今年9月公开征求意见的《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也提出,将“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住房租赁企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会上,由宁波银行北京分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中国技术交易所、实创集团、中科创星共同签订战略合作,设立硬科技金融实验室,共同助力发展普惠金融,支持硬科技发展。

据悉,涉案的自动提款机并非两家商户的私产,仅是安装在店铺附近以供客人使用。

“硬科技早期投资的考验在于专业和耐心,专业度体现在需要对科技和产业的发展方向进行双重判断,同时更需要在经营管理层面为科技企业赋能。而耐心的考验,则是由科技创新的‘指数型增长’规律导致的,硬科技企业前期投入大、增长慢,突破成长节点后则会迅速成长,耐心资本尤为重要。”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联席CEO李浩表示。

楼建波还提出,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最终的目标,应该是增加市场租赁房屋供应,让住房租赁市场平稳有序发展。“如果租赁企业仅仅停留在托管式经营,将零散的房源集中起来出租,那租赁企业和中介并没有区别。”

“有业界同行提出,如果实施这种规定,租赁企业将无法托管足够多的房源从而发展受限,但只要有租赁需求在,一定会有更多企业进入市场,形成良性竞争。一家租赁企业控制一个地区50%以上的房源,和10家租赁企业各控制10%的房源,我认为后者应该更有利于形成良好市场秩序。”楼建波说。

因此,无论是深圳强调不得“高进低出、长收短付”,还是重庆、成都等地要求对承租人支付周期超过三个月的租金和以“租金贷”方式获得的资金进行监管,都是针对此类情况提出的监管举措。

“我们会协助中科创星孵化科技企业,并助推企业进入资本市场。”谈及对硬科技二期基金的期望,王炳全称,“希望基金多投优质企业,然后我们一起为企业配置更多资源,帮助企业更快成长。”

去年底,住建部等六部门曾联合发文,明确加强对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经营模式的住房租赁企业的监管,并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租金贷”。

对“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针对性举措

哪些措施有利住房租赁市场平稳发展?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表示,对容易“爆雷”的轻资产住房长租企业需进行资金监管,但高进低出本身就是长期亏损状态,不可能长久持续。因此,从源头上,不应片面鼓励轻资产长租企业发展,除非其有低成本房源,能够稳定地赚取低收高租的差价。

“另外,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发展租赁市场,不能片面强调发展租赁机构,要根据我国国情,让更多的个人房东和承租人直接在租赁平台上实现手拉手交易,更有利于租赁市场平稳发展。”赵秀池说。

如何防范住房租赁企业高风险经营?

租金纳入账户监管能解决什么问题?

这些租赁企业出租的房屋是受房东委托,也就是所谓托管式租赁企业。“一方面,租赁企业可能会以租金优惠、分期还款等名义,鼓励承租人在租房时使用一年期的租金贷款。另一方面,租赁企业通过承租人获得了一年贷款,付给房东的租金却是按月或季付的。这也就是所谓的‘长收短付’。”

他指出,租赁企业通过这种方式控制了更多资金和房源,用于扩张和周转。在租赁市场长期稳定的情况下,弊端暂时看不见,一旦市场出现短期波动,租赁企业资金链条断裂“跑路”,房东和承租人就都成为了受害者。目前,各地出现“爆雷”的租赁企业基本属于这种情况。

警方从案发地附近的监控录像看到,待灯光昏暗后有两人开始动手拆除自动提款机。警方称,该提款机因年份较旧,周围有很多错综复杂的电线交错,甚至有中文标示的“小心触电”贴在附近,但即使这样,嫌犯依旧成功得手,将整台机器运走。

第二次案件则发生在13日的深夜,警方表示,案发当晚凌晨4时左右,在位于格兰街的自助火锅店“99号餐厅”内。警方称,这次嫌犯作案时先撬开前门,观察店内的安保报警器是否响起,等待了约20分左右,见无人来访才开始作案。

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表示,当前,有不少住房租赁企业存在诱导消费者使用“租金贷”的情况。